中澳重磅消息!中媒:部分澳煤滞留中国港口近一年 贸易商期盼尽快通关

文 / 秉斯克 2021-10-14 08:22:05 来源:敦豪汇通财经新闻网

敦豪汇通财经网 经济观察网报道称,中国沿海港口仍有滞留的澳洲煤还未获通关。相关进口贸易商自2020年11月至今,已经付出高昂的船隻使用费和码头堆场费,期盼能趁着现在煤价高完成进口,弥补因“禁令”所造成的损失。

台媒“中央社”与“联合报”原因文章所提到的,2020年10月中、下旬,两艘装满数十万吨澳洲动力煤的巨大货轮,先后从澳洲港口出发,目标是中国东部沿海某港口。途中在中国国内的货主接到通知,自2020年11月6日起停止进口澳洲煤,鉴于这两艘船数日后才抵达,不得不在港口等待靠岸。

煤一天卸不下来,该贸易商就要给船东支付一天的船隻使用费。两艘船在海上飘了近半年之后,今年春天,该贸易商的煤炭被允许上岸,但因禁令尚未解除,这批煤不得不在码头的堆场内继续等待,贸易商又得支付昂贵的码头堆场费。

该名贸易商说,这种情况在中国北方的港口不在少数,他估算,所有港口滞留动力煤可能达到500万吨,焦煤则可能更多。而根据此前的统计资料,2020年前8月,中国从澳洲进口煤炭7043万吨,平均每个月进口880万吨。

当前,供需矛盾让煤炭价格持续飙升。“中央社”撰文指出,10月11日,动力煤期货大涨8%;同日,动力煤现货报价更是达到每吨2200元人民币,刷新了历史纪录。

对前述该名贸易商来说,尽快通关能够赶上较好的价格,以抵消此前滞留海上和码头近一年的昂贵成本。报道也补充,过去11个月来,一些面临同样情况的贸易商按耐不住,不得不将煤炭转向其他国家进行销售。转口的贸易商中,以国有企业居多,而民企则倾向于继续等待。转口目的地包括印度、韩国、日本、越南等。

按照前述贸易商的说法,9月底时中国北方的煤价在每吨1600元左右,转口海外卖出去的只有每吨700多元,相差一倍多。报道透露,该名贸易商仍在争取通关,目前海关总署尚未下达放行政策。

美国之音(VOA)撰文写道,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消费国,近来一直面对日益加剧的能源危机以及创纪录的燃料价格。政府已经采取措施,增加煤炭进口,提高国内煤炭产量,并管理工厂的电力需求。

但中国的煤炭进口面临许多障碍,俄罗斯和蒙古等重要产煤国的铁路运输有限,来自印度尼西亚的船运又受到暴雨天气的阻碍。路透社上周报道指,为对付能源短缺,中国已经开始从保税仓储中释放澳大利亚的进口煤炭,但没有解除延续将近一年的澳大利亚煤炭进口禁令。

分析人士和贸易商预计,中国的能源危机将会持续到冬天,煤炭供应短缺以及地方政府优先顾及居民用户的政策将导致第四季度的工业用电下降12%。

但武汉光谷自贸科技研究院院长,华中科技大学教授陈波对美国之音表示:“我不觉得中国能源危机和对澳大利亚的煤炭制裁之间,存在必然联系。因为两者几乎是同时发生的,而缺电问题有一个从积累到爆发的过程。而且很难想象中国政府会为了制裁澳大利亚,而让自己的生产受阻、使民生受困。因此,这两者应该是比较独立发生的事件。”

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发布的中国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CECI),在9月16至23日之间,电煤采购价格达每吨1086元人民币,价格年增近一倍,较年初则上涨56.26%。

罗震指出,尽管澳大利亚煤炭的缺乏只是导致中国电力短缺的一个次要因素,但中国自己的发电供货商也不会积极想供应燃煤发电,因此缺少澳大利亚煤炭造成的煤价飙涨,在供电的层面肯定造成很大的影响。

他引述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施训鹏(Xunpeng Shi)的分析报告说:“由于煤价不断高涨到破纪录的程度,以及电价受到监管,燃煤发电商处于亏损经营状态,发电并没有经济利益。中国的电价只是偶尔调整,因此在当前电价下,电厂平均煤价为每吨600元,不到市场价格的一半,意味着发电商甚至无法收回其可变成本。因此,经济上合理的决定是停止燃煤发电。”

校对:敦豪汇通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