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周周见】科技巨头变科技怪物? 封杀特朗普帐号、禁止社交平台Parler 究竟谁才是幕后黑手?

文/苏怀瑾 2021-01-17 16:32:00 来源:FX168财经网

FX168财经报社(北美)讯 周日(1月17日),上周,在美国的国会骚乱以后,特朗普被包括推特、Facebook在内的各大社交平台封号,根据福克斯新闻的总结,几乎所有排得上号的主流社交媒体都迫于舆论压力,禁止或者限制了特朗普的账号。

(来源:福克斯新闻)

这些社交媒体的这一举动引起了特朗普支持者及保守派、右翼分子的强烈不满,纷纷表示要“卸载”这些主流的社交平台,并转向了另一个所谓的支持“言论自由”的社交平台Parler。

根据维基百科的介绍,Parler于2018年8月推出,自称是“Twitter的替代品和竞争对手”用户包括被主流社交网络禁止或反对主流社交媒体内容管理政策的人,主要为特朗普的支持者、保守派、阴谋论者和右翼分子,Parler将自己描述为“无偏见、言论自由的社交媒体,专注于保护用户的权利。” 但也有媒体报道,一些左翼用户因挑战网站上的主流观点、批评Parler或创建讽刺账号而被禁止使用Parler。

随着Facebook和Twitter对鼓吹暴力的用户进行打击,Parler在极右分子中越来越受欢迎。根据Apptopia的数据,在过去90天里,Parler在苹果App Store免费应用中排名第18位。11月3日选举日之后的一周内,Parler从一周前的第1023位上升至苹果iOS应用商店中排名最高的免费应用。该公司表示,在推特表示将永久禁止特朗普之后,安装量增加了355%。截至2021年1月,根据Parler自己的统计,该平台约有1500万用户。截至2020年12月,平台有230万活跃用户。

特朗普本人虽然并没有一个经过认证的Parler账号,但他的“特朗普团队”(Team Trump)的竞选团队有。特朗普的盟友,如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uiliani)和总统的儿子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也加入了这个平台,保守派媒体,如大纪元时报和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以及知名共和党人,包括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也加入了这个平台。

但随后,Parler的网站和应用程序也遭到了主流科技巨头的封杀。苹果公司和谷歌上周末已将Parler从其应用程序商店中撤出。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本周一早上,Parler还被亚马逊的云服务部门关闭。亚马逊表示,它无法向“无法有效识别和删除鼓励或煽动暴力的内容的客户提供服务”。亚马逊列举了98个Parler帖子的例子,这些帖子“明显鼓励和煽动暴力”。Parler则指控亚马逊违反了反托拉斯法。AWS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云计算提供商,它的软件服务是许多最受欢迎的互联网服务的支柱。报道称,Parler公司在网上“没有其他选择”。

“我们不会屈服于反竞争者的压力!”Parler公司的首席执行官John Matze在他的网站上说。“我们不会向出于政治动机的公司和那些讨厌言论自由的威权主义者屈服!” Matze进一步表示,“在本周的一次采访中,一些人认为我给人的印象是,我并不关心Parler是否被用来煽动暴力。我想澄清一下:这不是真相,”他说。“我们不会宽恕或接受我们平台上的暴力,我们永远也不会。”他说,Parler的社区指南明确禁止暴力威胁或煽动,公司一直在努力执行这些规则。

但据Gizmodo报道,通过黑客攻击Parler获取的GPS跟踪数据发现,许多Parler用户参与了此前的国会暴乱,然后在社交媒体上还展示了他们的参与。他们成功地进入了美国国会大厦内部,进入了通常只对公众开放的区域。数据显示,Parler的用户全天都在发帖,记录他们从国家广场(National Mall)到暴力叛乱发生的国会山(Capitol Hill)的游行。数据是由计算机黑客在周一Parler关闭之前通过合法手段获得的。

(一份使用Parler GPS数据制作的地图显示,在特朗普总统发表演讲后,大批抗议者离开国家广场,前往随后发生骚乱的美国国会大厦,来源:Dhruv Mehrota / Gizmodo)

虽然Parler已经起诉了亚马逊,但Matze周三接受路透采访时表示,他不知道这座建筑何时或是否会回归。“可能永远不会,”他说。“我们还不知道。” 他补充说:“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这可能需要几天,也可能需要几个星期,但Parler会回来的,当我们回来的时候,我们会变得更强大。”Matze表示,Parler与不止一家云计算服务公司进行了交谈,但还是希望最终能够回归亚马逊的服务。

一方面,无论是封杀特朗普的帐号还是Parler的平台,主流科技巨头的力量已经大到无法想象,如果他们联合起来,他们几乎可以控制这个国家所有的发声渠道。他们可以利用自己的力量,像封锁Parler一样封锁任何一个帐户,或者扼杀任何一个平台。正如Parler指控中所说,这些科技巨头已经形成了寡头垄断,他们可以为了消灭市场竞争而进行协同攻击,从而制裁其他不一样的声音,用“一种颇为微妙且没有说出口的权力”来潜移默化地影响人们的言论和生活。

但而也正是这样强大的力量,让他们必须对自己的平台及上面的言论负责。但1996年美国《通讯规范法》(Communication Decency Act)的第230条规定,“任何交互式计算机服务的提供商或者用户不应被视为另一信息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任何信息的发布者和发言人。”换言之,这些互联网公司无须为第三方或用户在他们平台发布的内容承担责任。这几乎成为了这些科技公司的保护伞,随着现代互联网的发展,各个政治领域的立法者都要求对该法律进行修订。对于这些科技公司来说,当力量膨胀到已经无法自我控制的时候,他们无所适从,也无法阻止他人利用自己的力量甚至可能自我利用,去作恶,还能逃避法律的监管和控诉。

而另一方面,平台固然有罪,但真正创造了这些暴力和极端内容的,不是机器,而是人类自己。倒下了一个Parler还会有无数个Parler崛起。流水的平台,铁打的用户。这些人不会消失,他们只会寻找下一个可以容纳自己、保护自己所谓的“言论自由“的地方。他们会躲在互联网的阴暗角落里,继续发挥着自己的力量。比如Telegram, MeWe,Rumble,CloutHub等等等等。因此,科技能够做的,只是放大言论的力量,而更为重要的,是言论本身。无论主流社交平台如何进行内容审核,如何制定严格的规定,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关闭了用户的帐户,阻止散布错误信息,煽动暴力和协调攻击以及其他违反政策的行为,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些心怀恶意的人不会消失,他们只会努力模糊自己的用语和内容,以”言论自由“的名义让自己无需对自己的言论负责。当每个人都在钻空子,让自己在合理合法的范围内作恶,那么这个世界何来民主和法制之说。

当然,一味封杀并不可取,对于社交平台而言,这不是什么“光荣”或者“高兴”的事情。使用封杀账号的方法只能说明它的技术和运营远不能满足社会的需要,也不能适应平台用户的不断变化,只能被迫因噎废食。这样的封杀还会引起“科技暴政“的质疑。特斯拉的CEO马斯克也表示, “西海岸高科技成了言论自由的实际仲裁者,但很多人都会对此感到超级不满。”正如德国总理默克尔通过发言人斯特芬?塞伯特(Steffen Seibert)表示,永久封锁美国总统的账号是“有问题的”,言论自由可以被干涉,但要通过法律,而不是根据社交媒体平台管理部门的决定来执行。

而且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那些暴力极端分子只会变的更加警惕,不断转移阵地,在暗地里更加猖狂,还会打着所谓”言论自由”的旗号进行道德绑架,指责科技巨头的打压,认为它们实施强权政治,博取民众同情。但事实上,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那些所谓的“言论自由”是否是以自由之名,行苟且之事,践踏他人权益,维护自我自由?法律给予民众表达自我的权利,尊重自由与平等,也不应该让那些科技巨头成为下一个“大而不能倒”,变成隐形的“恶龙”和强权者。科技本来就与争议相伴相生,需要的不仅仅是法治和监管,更是人类的自我反思和进步意识,才能让人与科技更好的共生共存。

校对:敦豪汇通财经网